分类
www.yavip12.com

公司快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彻查“大头娃娃”涉事商家,中消协回应丰巢超时收费,香奈儿或于本周在全球大幅调价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彻查“大头娃娃”涉事商家

  近日,有媒体报道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将一款固体饮料冒充特医食品销售给牛奶过敏儿童,虚假宣传特殊功能,涉嫌消费欺诈。5月13日晚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文,责成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对涉事商家进行彻查,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固体饮料是普通食品,不是婴幼儿配方乳粉,更不是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其蛋白质和营养素含量远低于婴幼儿配方乳粉和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人民网)

  中消协回应丰巢超时收费

  5月13日,针对丰巢快件箱超时收费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回应称,设立在小区内为消费者提供的智能快件箱服务,应当纳入小区物业服务业务范围,合理保管期限内不应单独收取服务费用,并妥善做好保管期外的服务衔接。对于确有需要超期限使用智能快件箱服务的,其收费标准的确定宜参照公共服务价格管理方式确定,而不能简单通过市场化机制解决。

  同时称,小区物业及智能快件箱运营者、快递企业、电商平台等经营者通过智能快件箱为消费者提供相关服务前,应当一对一明确告知消费者免费保管期限以及服务收费标准等与消费者利益相关事项,并得到消费者同意。(央视网新闻)

  香奈儿或于本周在全球大幅调价

  据路透消息,香奈儿在韩国首尔表示,该公司周一提高了其在法国的价格,后续会在所有市场提价。另据澎湃报道,香奈儿将于本周5月14日或15日在全球进行大幅调价,涨价幅度在15%至19%之间,目前香奈儿官网已将产品价格撤下,只待新的价格上线。此外,包括LV、普拉达等在内的国际一线奢侈品牌都有调价行为,幅度超过往年正常水平。(36氪)

  中行对逾50%原油宝投资者完成赔付

  据路透引述两位中国银行内部人士透露,中国银行目前已对超过50%的原油宝投资者完成赔付工作。此前,该行推出线上签署和解协议的选项,以提高效率。多位原油宝投资者确认,已与中国银行签署和解协议,收回的金额均为本金的20%。多位律师在投资者群提醒,如果投资者没有和解意愿,进行APP操作时请谨慎,部分投资者容易在倒计时结束后误操作为同意和解。(腾讯财经)

  全时回应调整北京便利店经营

  继“全时北京便利店宣布停业”后,5月13日,全时再次发布告知函称,因为疫情影响严重,被迫进行战略性调整,便利店这块业务将进行整合、优化,整合之后将会积极引入战略合作,重新出发。鉴此,全时便利店北京区域所有门店将于2020年5月20日24点0分进行经营调整。(腾讯新闻)

  途牛退市警报将延期

  5月13日,根据纳斯达克公告,“1美元警告”的计时将延期至2020年6月30日之后。途牛(TOUR)也适用于该规则,这意味着,途牛至少不会在本周内因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而收到退市警告。有猜测称,京东有可能联手海航,重组途牛。(财联社)

  文章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20-05-14/doc-iircuyvi2993140.shtml

分类
亚博全站app

新闻分析:德甲重启“幽灵赛”需求强烈 争论激烈

  新华社柏林4月16日电 题:新闻分析:德甲重启“幽灵赛”需求强烈 争论激烈

  新华社记者刘旸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德甲、德乙两级职业足球联赛已经停摆一个多月。连日来,重启联赛的呼声越来越高,同时也伴随很多质疑的声音。

  一方面,德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有意在5月3日后逐步恢复公共生活,让足球人士看到希望;另一方面,政府宣布在8月底之前不允许举办大型活动,目标直指展会、演唱会和体育比赛,也让球迷进场观赛失去可能。留给德甲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放弃赛季,要么坚持“幽灵赛”。

  支持重启联赛的观点主要有以下几条:首先,疫情得到初步缓解。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16日最新数据显示,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13万,但出现一些向好的迹象,例如累计治愈病例数已高于现存病例数,每日新增病例从4月2日到达高点后呈现下降趋势,死亡率一直控制在较低水平等。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15日召开会议商讨后,决定本月20日起,面积不超过800平方米的商铺在满足清洁卫生、人员限流等前提下可恢复开放。理发店等服务业在同样前提下,最早可在5月4日恢复开放。中小学将从5月4日起分批逐步复课。

  虽然会议上没有讨论是否可以恢复德甲联赛,但足球界人士认为政府在释放明确信号,公共生活可以逐步恢复,足球是德国民众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也在考虑范畴之内。

  其次,德甲面临巨大经济压力,停摆时间越长,联盟和俱乐部面临的生存危机越严重。目前德甲所有俱乐部都宣布球员、教练和管理层降薪,部分德甲俱乐部和大多数德乙俱乐部都为普通员工申请了“短工津贴”。

  据德国媒体此前报道,有5.6万人依靠足球联赛谋生,如果本赛季就此结束,德甲将面临7.5亿欧元损失,德甲德乙两级联赛36家俱乐部中有13家本赛季面临“破产危机”。如果本赛季不能在6月30日前结束,届时很多球员合同到期,会出现大量合同违约和商务谈判。

  “幽灵赛”虽无法让俱乐部获得赛场直接收入,但可以最大限度保证电视转播收入。电视转播和商业赞助是德甲收入结构中占最大份额的部分。本赛季第四期、也是最后一期版权费约3.04亿欧元,本应在4月10日支付给德国足球职业联盟,但持权转播商至今尚未转账这笔款项,双方最新商定的时间是5月2日支付。如果联赛不能重启,德甲面临断供风险。

  第三,随着公众对疫情认识不断加深,在公共生活方面达成越来越广泛的社会共识,球迷可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进入赛场,对场外聚集也有更加理性和谨慎的判断,“幽灵赛”反而成为最现实的选择。

  德甲联盟还成立了特别医疗小组,负责管理球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接受检测事宜,制定和加强赛场组织上的预防措施,在组织比赛和训练方面和相关专家保持密切沟通,并制定执行标准和操作指南,避免“幽灵赛”成为病毒传播的场所。

  关于“幽灵赛”也有许多反对的声音:首先是病毒传播风险是否可控。“幽灵赛”并不意味着整个体育场只有在草坪上踢球的22人。根据德甲计划,组织一场“幽灵赛”,全部参与人员大概需要239至250人,包括球员、教练团队、赛事监督、队医、电视转播团队、文字和广播记者、场边球童等。不可能对每场比赛的所有参与人员都做病毒检测,这其中存在感染病毒的潜在风险。

  其次是球迷场外聚集问题。德甲停摆前,门兴格拉德巴赫主场对阵科隆的比赛就以“幽灵赛”形式上演。大量球迷在体育场外聚集,球队的“死忠粉”难以拒绝现场的诱惑。如果这样的情况无法杜绝,那么依然存在聚集式传播病毒的可能性。

  第三是关于复赛造成不公平竞赛或者社会不公的担忧。由于德国各地疫情严重程度不一,各联邦州政府和州卫生部门在俱乐部训练方面的限制措施存在差异,有的俱乐部出现人员感染,全队隔离时间较长,耽搁很多训练时间;有的俱乐部所在联邦州疫情相对较轻,较早获准恢复训练;有的球队受当地政府约束,很迟才恢复训练。

  再比如,篮球、手球、排球联赛会不会效仿德甲复赛?如果体育比赛全面恢复的话,会不会造成疫情反弹?如果其他联赛不能恢复的话,足球何以例外?

  据德国媒体报道,为了保证“幽灵赛”安全,联盟计划大量且频繁地为球员做病毒检测。有舆论批评,德甲此举会占据过多医疗检测资源,造成新的社会不公。

  德国足球职业联盟将于4月23日举行有德甲德乙36家俱乐部参加的成员大会,是否、何时以及如何重启“幽灵赛”将成为主要议题。

  文章来源:http://sn.people.com.cn/GB/n2/2020/0417/c378299-33956698.html